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阿勒泰的精灵 --李娟散文中的真善美

阿勒泰的精灵 --李娟散文中的真善美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苗杰   时间:2017-09-08    阅读: 次   


基金项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师范学院人文学院院级重点学科中国语言文学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       项目编号:RWY201604
 
                   阿勒泰的精灵
                                       --李娟散文中的真善美
苗杰  伊犁师范学院人文学院
摘要:李娟以独有的文字体悟和观察视角书写着阿勒泰的草木山川、日常俗世,不仅写出了边疆自然风光的柔软与寒冽、哈萨克少数民族朴实本真的生活习惯等,更重要的是通过一字一句的描绘让更多人了解到少数民族特色以及新疆风情独有的原生态文化气息,感受到大地与天空的寂静壮美辽阔和栖身于此地的人与物的和谐怡然,其作品中人与人、人与自然、自然与自然都本能般的扎实成长,勾勒了一幅牧歌般的美好世界,带给读者全新的审美体验以及为人类多元文化增添色彩。
关键词:自然风光;民风习俗;多元文化  
    李娟,来自阿勒泰的精灵,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低吟浅唱,将世间万物饱览而怀着恳切、羞涩、天真又孤寂的心灵描绘出阿勒泰角角落落的自然茁壮、民风真切、文化和谐。以不设视角的本真还原出一片陌生又隐秘的区域那自然而然的“生活”。
一、阿勒泰地区的自然环境描写
自然环境是一个区域生存与发展所依赖的最基本的条件,文学作品中关于环境的呈现总是会形成地域特色的环境标识,在李娟的散文中处处展现的就是一幕幕西域地区绝美又恶劣的自然景象。
李娟常年独自行走在阿勒泰的深山村落,面对空旷寂静又纯粹的大自然的馈赠,怀抱着一颗对大自然的敬畏又孤独的心,开始了与自然一次次的相逢与交谈。“在阿勒泰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在群山背阴面成片浩荡的森林里,深暗、阴潮、浓稠……”面对漫山漫野的小花,走过连绵的草原,穿过起伏的山丘,感受着原生态的成长。“春天的风,浩荡有力,从东方来,长长的呼啸”“春天的天空总是斑斓又清澈。云雾来回缭绕,大地一阵阵蒸腾着乳白的水汽……”“荒山上方的天空确实那样蓝。凛冽地蓝着”“远处的雪峰单调乏味,戈壁滩,丘陵,荒山更是毫无浪漫可言”“那些连绵起伏的森林,青葱草坡,闪耀着无数条纤细河流的峡谷”大片大片的森林无尽的蓝着、绿着……等等散文中对自然细腻精致的描绘仿佛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如梦如幻的仙境。李娟写地貌复杂的阿勒泰的雪山、荒漠、森林、草原……写夕阳下血红戈壁滩的肃穆,写河沙雪白荒山的萧凉,写雪天刺眼的光及寒冷恶劣,写吻着天空的云,写藏在深山的黑木耳,写占据着四分之三的天空与四分之一的土地……
李娟把自己无意识的与自然融为一体,也许是长久面对旷远寂寥的天地,在被大雪围拥的安静中,兀自在荒野睡觉的悠闲中,漫步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光中,逐渐显示出一种静默,从容又坚韧的安静。她写世间自然的力量,写广袤天地的波澜旷大以及渺小卑微的虫草鸟花,并将旷野生活浸入身心,写着自己谦卑的生命与静谧的强大。
二、本真朴实的民风俗像呈现
    李娟写事,写物,更重要的是写“人”,并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写“情”。
    民风俗像是地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在李娟笔下,对于阿勒泰地区的哈萨克民族生产生活、人情往来、民俗世相等有着真实而有趣的呈现。在《乡村舞会》中写哈萨克民族婚礼的舞蹈、弹唱、衣裙、宴饮等,写民族风格的摆设“铺着色稠浓艳的大块花毡……挂满了壁毯……古老的马鞭蓝色木漆……”“上面整整齐齐,层层叠叠的摞着二十多床鲜艳的缎面绸被……最上面盖着一层雪白的垂着长长流苏的镂空大方巾”写麦西拉沉醉自我专注的弹唱等都展示出了这片辽远隐蔽的大地上人们传统生活方式的惬意与真实。而在《冬牧场》中则将哈萨克牧民艰辛迥异的牧场生活淋漓尽致的呈现在眼前,从衣食住行到农牧产业劳作的详细介绍不仅真实的再现了少数民族日常生活景象,他们敬畏万物,总是严格遵循野生动物繁殖规律进行着狩猎行为,他们古老的礼俗之一就是“不能使用野生动物和鸟禽”这是一种人与自然万物相处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原始崇拜。李娟的文字不仅仅是民风俗像的呈现,更让我们看到了在恶劣艰苦又孤寂琐碎的平凡生活当中牧民朴实温和而安静的对抗生活,这是一种隐忍坚决的力量。
深处荒山中的儿童没有玩具也可以自娱自乐,早年投入家庭劳作的年轻姑娘,常年孤寂一人早出晚归的牧羊人,终年劳作的家庭妇女等等少数民族都这样扎实的生活,除了活着,其余的都是闲事,“我所面对的是一种古老的,历经千百年都没什么问题的生活方式,它与周遭的生存环境平等共处,生生不息,也就成了一种与自然不可分割的自然,生长其中的孩子们,让我感觉到他们的坚强,纯洁,温柔,安静还有易于满足,易于幸福,这也是自然的”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似乎外在的东西都被这种横亘在天地间的神秘力量所打败,人们逐水草而居,搬家自以为常,游牧民族自由自在的生活更让他们随遇而安、热情好客、乐观善良、纵然环境的肃杀、物质生活的贫困、精神生活的匮乏都只能是将人与自然,人与人更紧密的融合在一起。
这样的人与这样的物交汇成这样存在于世间天真淳朴,乐观坚强的人们性格当中。在游牧生活当中形成的爱马善骑,为排解寂寞放牧生活的唱歌跳舞等等习俗生活都想读者打开一扇明媚的窗户,从中看到人性的美好与丰盈。
三、民族聚居下的和谐多元文化
    阿勒泰地区是汉族与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聚居地,独有的地域呈现出多种文化的丰彩交融与和谐共存下的斑斓多姿。李娟作为在新疆生活的汉族作家,耳濡目染的感受着少数民族风情,并用文字记录着丰富的文化韵味。
李娟在《过年三记》中写放烟花,对闭塞偏僻的阿克哈拉村来说烟花的绚丽是奇迹般的景象,七年举行一次的不为人知的弹唱会,姑娘追、叼羊等传统习俗历经时间演变而并没有丢失欢乐的心绪,尽管语言不通,但因为外在事物的理解,美好心灵的交流也可以传达温暖,妈妈发明了各种形象的字眼而顺利沟通,“我”与古贝虽无更多交谈,却是美丽的相遇。而《冬牧场》一书更加真实的记录了哈萨克牧民的生存方式与所经历的旷野艰苦贫困的生活,李娟以尊重理解的朴实态度对种种生活劳作思想文化进行如实描写,并将自己融入其中,在无垠的大地上喜怒哀乐而感恩的生活着。
   对阿勒泰地区本来面目的真实描写,其所叙、所感、所思、所见都内蕴着她对阿勒泰哈萨克牧民生活方式的切实体会与多方面理解,她对哈萨克牧民的生死、苦乐、病痛、寂寞与热情、坚忍与无奈、追求与希望都浑然天成的融入生活当中,在自由而安然的绿野蓝天中交并着多种生存方式以及和谐的圆浑状态。因此,多元文化之间的相互影响也造就了阿勒泰特有的文化魅力与民族风格,呈现出和谐发展的姿态及多元文化的多姿多彩。
四、结语
李娟在《阿勒泰的角落》自序中说对于漂亮的文字,并不是我写得好,而是出于我所描述对象自身的美好。我也只是攀附着强大的事物才得以存在,并希望渐渐强大起来。这是李娟的谦卑,也是大自然之下万事万物的谦卑,李娟向我们打开了一扇清风拂面之窗,生活的悲喜繁琐、苦痛无奈都被广袤鲜活的天地、人事坚韧的真切所消解。她的世界很小,可给予我们的却是头顶蓝天,脚踩大地的踏实感。正如在《晚餐》中所说“那些被我所抛弃的贫穷生活,年迈的亲人,被我拒绝的另一种人生——是不是,其实从来不曾离开过我,满满当当垫住双脚,走一走扯动一下”这里体现着她与世界、与生活的和解,以及在盛大的世界里从容自处的人生态度。
   
参考文献:
   [1]李娟.阿勒泰的角落[M].北京:新星出版社,2013.
   [2]李娟.我的阿勒泰[M].昆明:云南出版社,2011.
   [3]李娟.走夜路请放声歌唱[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
   [4]李娟.冬牧场[M].北京:新星出版社,20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