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从《刮痧》看中美文化冲突与融合

从《刮痧》看中美文化冲突与融合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李海英   时间:2017-08-16    阅读: 次   



从《刮痧》看中美文化冲突与融合
李海英  北京物资学院外语学院
摘要:电影《刮痧》是一部关于中美文化冲突与融合的影片。许大同在美国生活了八年,有成功的事业和幸福的家庭。却因为刚到美国的父亲在小孙子丹尼斯肚子疼时,看不懂药的英文说明,而给丹尼尔在后背刮痧,结果被误认为是孩子在家里受到了虐待,因而引发了一系列的文化冲突。本文将从电影中体现出来的中美文化的冲突与融合的角度分析这些问题背后的文化差异。
关键词:刮痧;文化冲突;融合
电影《刮痧》中的主人公许大同在美国生活了八年,有成功的事业和幸福的家庭。然而一件意外却使得许大同的美国梦和幸福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事情的起因是他五岁的儿子丹尼斯身体不舒服肚子疼,刚到美国的爷爷由于不懂英文而无法看懂药的英文说明,便给丹尼斯用了中国传统的刮痧疗法,结果却被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误以为是孩子在家里受到虐待。电影情节跌宕起伏,不仅引起观众的共鸣,而且发人深思。围绕“刮痧”这一主线发生在许大同一家的“悲剧”反映了中美文化之间的冲击和碰撞,以及人们在面对这些问题时所做出的努力。
一、中美文化在孩子教育上的不同
在美国,父母不能随意打骂孩子,如果父母打骂孩子会失去对孩子的监护权,孩子也会被送到儿童福利局收养。而在中国情况却完全不同。中国有两句话“棍棒之下出孝子”和“不打不成器”,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只有在父母的严厉管教之下,孩子才会有出息。在颁奖大会上,许大同因为儿子丹尼斯打了保罗,让他向保罗道歉,丹尼斯不仅没听还往地上吐痰,因此许大同当着昆兰的面打了儿子丹尼斯。后来回到家,丹尼斯不理睬爸爸并且在吃饭时要跟爷爷坐,爷爷得知原因,对着小丹尼斯说“小家伙,那么小心眼儿啊?还能跟爸爸记仇吗?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成材”。
而在教育上的另一个不同是表现在家长对孩子的期望上。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家长往往对孩子都抱有过高的期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孩子能够“出人头地”,因此从小开始,家长都期望孩子能够上一所好的小学中学以致大学。在美国生活了八年的许大同和妻子简宁也不例外,为了让儿子丹尼斯能够接受好的教育,他们打算让丹尼斯考私立小学,因此全家人就要在家里说英语,许大同担心“丹尼斯在家大家必须说英文,这规矩会让(不懂英语的)爸爸不太习惯”,但是简宁则坚决认为“丹尼斯明年就要考私立小学,没有好的英语环境怎么考得上?”
二、中美文化对待朋友上的不同
中国文化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在人际交往中推崇“关系至上”。这种关系至上的人际交往体现在与朋友的交往中。“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就是中国朋友观的真实写照。朋友之间互相帮忙,为了朋友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为朋友两肋插刀”,为了朋友可以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士为知己者死”。朋友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在听证会上,许大同要求老板及朋友昆兰为自己辩护,“你是最好的律师,又是我的好朋友,你不帮我谁帮我?我全靠你了”,因为昆兰是好朋友,又是律师,所以许大同就认为昆兰是帮助自己脱离困境的最佳人选,哪怕昆兰只是个版权法律师,只代理知识产权法的案子,而昆兰给大同的建议“家庭法是非常特殊的领域,找个真正懂家庭法的律师,”却并没有被采纳。连法官都说家庭法和版权法“就像苹果和橘子,这两个领域的法律风马牛不相及”。
而美国人的价值观是推崇独立性和自主性,朋友间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是相互独立而不是相互依赖的。个人价值至上是西方社会文化价值观的实质。美国强调个人主义和独立性,不能因为是朋友而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因此昆兰在法庭上证实许大同打了孩子,因为他不能撒谎。而许大同却因为他说了实话而恼怒万分,“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出卖我”,因此决定辞了工作,对此昆兰觉得委屈和不理解,“我讲了事实,你不该打孩子”。但是他以自己认为的合理方式帮助许大同,亲自到唐人街体验刮痧,最终以亲身经历向法官证明刮痧是合法的治疗而不是虐待手段,从而说服法官撤回了禁令,使得许大同与妻儿团聚。
三、中美面子文化的不同
中国人重视人情和面子,交往时注重“礼尚往来”。美国的传教士阿瑟·史密斯在19世纪末著的《中国人的性格》(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一书中,曾说过“对中国人来说,“脸面”不单指头的脸部,它是一个复杂的集合名词,其中包含的意义,远超出了我们的描述能力和领悟能力。“面子”犹如一把钥匙,一旦人们正确理解了它所包含的意义,就可以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的性格之锁”。在电影《刮痧》的开头,丹尼斯和昆兰的儿子保罗因为玩电玩而打了他,又不肯道歉时,许大同就当着昆兰的面打了儿子一巴掌,后来他对昆兰说: “我打我的孩子是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是给你面子。”这种理论显然是美国老板昆兰所理解不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中国逻辑?你打孩子是对我尊重?不可理喻”。显然在昆兰看来,打人是违法的,是不能接受的,和尊重及面子无关。
四、美国文化对证据的重视
美国文化注重事实和证据,为了证明许大同并没有虐待儿子,法官要求他提供刮痧的合法性并证明他对儿子的爱。但是刮痧这种传统的中医疗法,许大同小时候刮过无数次,要证明其合法性却是难上加难。许大同在法庭上的解释“中医认为人有七经八脉,就像无数小溪流向江河,江河有奔向大海,人的身体就像非常复杂但看不见的生命的网络”只会让听证会上的法官和反方律师等更为迷惑不解。就像法官所说“据我所知,美国任何医学书中都没有关于刮痧的描述,你说的经和气并没有科学依据”;就连他对儿子丹尼斯的爱,法官也要许大同设法提供证据来证明,“必须提供大量证据,证明你是爱家庭和孩子的好父亲”,这个要求对于感情含蓄不善表达的中国人来说简直是太难了,难怪许大同会痛苦万分地质疑“父亲爱儿子,天经地义,还用得着找证据,发表声明”?因此当许大同在听证会上满怀感情地述说了丹尼斯早产时他的付出以及他对儿子的期望“我曾经很高兴我儿子生在美国,我对他的未来有着各种梦想”,感动得简宁热泪盈眶,但是却被法官及对方律师称之为“出色的表演,动人的表演”。法官认为许大同应该提供实实在在的证据,而不是煽情的表演。
五、结语
面临不同的文化冲突,许大同不知所措,感到无所适从。在好朋友昆兰和儿童福利局负责人埃韦利女士的帮助下,他最终与家人团聚。昆兰和埃韦利女士,尽管和许大同处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但是他们能够对不同文化进行了解,他们的包容、理解和努力为促进中美文化的融合,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交往做出了贡献。面对不同文化,只有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去学习,我们才能无障碍和谐地交流与沟通。
参考文献:
[1]阿瑟·史密斯.中国人的性格[M].鹤泉译.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4.
[2]陈绿展.电影《刮痧》所揭示的中美文化差异及和谐交际[J].电影评介,2014(8):33-34.
[3]王迪.中西方面子观差异对比分析[J].戏剧之家,2014(18):318.324.
[4]张良才.中国家庭教育的传统、现实与对策[J].中国教育学刊,2006(6):36-3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