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大先生》剧本分析

《大先生》剧本分析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孙铭蔚   时间:2017-09-08    阅读: 次   


《大先生》剧本分析
孙铭蔚  吉林大学文学院
一、全剧剧情概括
本剧采用反情节的梦剧形式,避实就虚地营造了一个恍惚迷离、生死交界的空间,由此呈现了主人公鲁迅先生波涛汹涌的内在世界。剧情在鲁迅临终前的最后时刻展开:当来自“天堂”的两个使者快要把鲁迅和他的影子分开的时候,他心中最牵挂的那些人陆续与他相会,陷入对话和争执——他法律上的妻子(旧式女人朱安),为他撮合了不幸婚姻的母亲,曾经与他亲密无间后来反目成仇,信仰个人主义的二弟周作人和他的日本妻子羽太信子,他在《新青年》时期的同志、后来分道扬镳的自由主义者胡适,他后半生的伴侣、新式女性许广平,引他走进左翼联盟的“威严的中年人”和“不笑的青年人”。主人公的幻想由此达到了高潮,并转向另一度空间——“天堂”。“天堂”是一个荒诞的世界,鲁迅的意识停止在对它最后的想象中。舞台重新回到了人间的氛围,两位革命青年站在他的遗体面前,发出了感叹。
二、分部分剧情概括
与历史剧主人公不同,鲁迅思想与其行动之间并无较强的因果关系。鲁迅精神世界的强烈和复杂,都难以外化于他的人生经历中,若以写实手法来表现鲁迅,总会有捉襟见肘、貌合神离之感。因此,作者李静采用了反现实的梦剧手法,结合鲁迅生平展开了奇特但合理的想象,从而呈现出了鲁迅先生的内在精神世界。
《大先生》剧本首页赫然写着无场次非历史剧几个字。这给剧本的分析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但通过对剧本和李静关于剧本的自白的 反复阅读,我发现所谓的“无场次”也并非不能按逻辑分部。正如作者李静在《一个戏剧菜鸟的“鲁迅”编造史》中所写,《大先生》通过梦剧结构实现了对看似无关的内容的统一,彰显了“爱与自由的悖论 ”这一主题。结合这一主题和剧本文本,我们可以把《大先生》划分为六个部分,现就这六部分作出说明和剧情概括。
序幕:鲁迅临终,须藤医生和许广平离开。
第一部分:从舞台上只剩鲁迅到女人的声音出现前:鲁迅想要摆脱椅子。黑衣青年欲帮助他,铁皮人却阻止他,两人因立场不同对打。影子回收专家瘦子、胖子到来,想要收走鲁迅的影子。
第二部分:从女人的声音出现开始到静场片刻:写鲁迅与朱安不幸的婚姻。可切分为五个小部分:1.朱安认为鲁迅对自己冷漠无情,想要撕下鲁迅的一层笑脸安慰自己。2.鲁瑞求鲁迅结婚,为了不让母亲再流泪,鲁迅答应结婚,并带上了装有假辫子的帽子。3.结婚时出现的二士绅和四轿夫体现时人的愚昧无知。4.小脚新娘强穿大绣花鞋惹鲁迅反感,认为自己无法爱这个“两面人。”5.鲁迅发现自己手造了一个可怕的地狱,因为他不能做狠心的杀手,也做不出累人的假面。
第三部分:从静场片刻到许广平出现之前:鲁迅、胡适、周作人三个男人三条路。
鲁迅、胡适、周作人、羽太信子一同去往一处,路遇滚骨环的人和穿黄袍的人。滚骨环的人想要杀掉闰土继续骨环游戏,被四人制止。鲁迅用血绳围起弱者,给他们温暖;穿黄袍的人和滚骨环的人想要割断血绳;胡适忙着规劝穿黄袍的人,即便是把自己关到了笼子里也不放弃;周作人一开始帮助鲁迅保护血绳里的人,后来因为要保护住自己的伞而离开鲁迅。
第四部分:从许广平出现到瘦子和胖子的声音响起:轻松的幕间曲——鲁迅与许广平相爱。许广平考了鲁迅三题,知道了他对女生的看法,枕下匕首之用,厌世不怕死的性格。最后表达了她对鲁迅真挚的爱。
第五部分:从瘦子、胖子声音出现开始到收光,只留一缕微光,照着木柱上的鲁迅黑衣青年。鲁迅全心辅助左翼力量,但最后闹得不愉快。1.威严的中年人和不笑的青年要给鲁迅治病,拉鲁迅一同齐步走去解救苦人。2.黑衣青年反抗压迫,高呼自由被执行官下令杀死。3.威严的中年人和不笑的青年和鲁迅一同走在报仇的路上,却发现这个组织强调整体,却将每个个体视为零。鲁迅和胡适论辩是应规劝屠夫放下屠刀还是和受虐之人站在同一立场,哪怕他们会变成狼。4.抗日战争开始,威严的中年人和不笑的青年人与屠夫们握手言和,忘记了牺牲。黑衣青年出现,鲁迅表达因他的死而感到自责,想要复仇,黑衣青年却不要他复仇。5.褴褛而沉默的群众变成了狼,鲁迅不后悔曾和他们在一起,因为鲁迅宁可背叛自己,也不背叛他们的眼泪。
第六部分:鲁迅在“天堂”被利用,最终喊出自己想对孩子们说的话。1.黑衣青年和鲁迅来到了天堂,在当权者的号召下收到了鬼众的膜拜。2.“天堂形式怎么看”研讨会上,持鞭子的男人要吃阿Q的儿子,被鲁迅、黑衣青年、铁皮人制止,持鞭子的男人命鬼众抓走黑衣青年和铁皮人,留下了鲁迅。3.持鞭子的男人以向群众爆料鲁迅生命中的矛盾行动相要挟,要求鲁迅对青年说这就是天堂。4.鲁迅假意答应,却对青年说出了真心话:不要相信这是天堂。在说话的同时终于掀翻了椅子。
尾声:回到人间,鲁迅死亡之际,左翼青年瘦子和胖子发出感叹。

三、全剧节奏分析
话剧是由各种各样的节奏组合成的一个整体。其节奏寓于作家所构造的故事情节之中,见之于演员富有个性的表演中,也可以体现为其他各种元素的变化。现就本剧情节的节奏展开分析。
全剧情节紧凑,缓急穿插得当。从现实转到反现实的意识流活动,由此展开了一系列富有矛盾冲突的情节,达到高潮后又骤然回到现实。结合剧情来说就是从鲁迅临终时的场景开始,接着转入梦境般的情节,先是展现了鲁迅无爱的婚姻、与周作人、胡适的不同道路选择,再进入鲁迅与许广平恋爱的轻松幕间曲,然后展开鲁迅与革命的主题,延续和深化“在历史不给可能的条件下,良心的选择及其悖论”的主题,并随着鲁迅对青年独白,挣脱椅子进入高潮,高潮后回到现实,节奏骤降,鲁迅去世了。
本剧幕启,鲁迅躺在椅子上,紧,许广平跪在地上,须藤医生站在椅子旁,随后须藤医生和许广平就鲁迅的病情展开对话。这一部分节奏缓慢,渲染了鲁迅临终时寂静、悲凉的氛围。
许广平走后黑衣青年、铁皮人、瘦子、胖子接踵而至。黑衣青年和铁皮人对鲁迅想要挣脱椅子持相反态度;瘦子和胖子想要收走鲁迅的影子。意识流部分这一大整体的情节就从这里展开。阅读后文可知,本剧整体有三条线索,即:鲁迅想要挣脱椅子——鲁迅反复挣脱椅子——鲁迅最终挣脱了椅子;黑衣青年和铁皮人对摆脱椅子立场不同——黑衣青年和铁皮人对跟随变成狼的群众立场不同——黑衣青年和铁皮人最终都在天堂被鬼众们膜拜;瘦子胖子想要回收鲁迅的影子——瘦子胖子回收了鲁迅的影子并把其带入天堂。由此可见,这部分是十分关键的,后面的情节都与此处有着或多或少的渊源。因此,该部分随较序幕较快,但总体来说较缓,便于清晰地向观众交代全剧的开端。
女人的声音传来,鲁迅生命中的第一个“爱与自由的悖论”——高喊着“绝义务,争自由”却因为母亲的眼泪而娶了旧式新娘向观众呈现。这部分剧情节奏是平稳加快的,直至最后鲁迅长段独白开始加速变快,在“就算长在我肉里,我也要挣脱你,烧掉你……哪怕烧掉……我自己!”达到一个小高峰。
静场,男人声音传来,剧情节奏又回复到正常。和前一部分同样地,这个展现鲁迅、周作人、胡适三个人不同道路选择的部分的节奏也是匀速加快的,直至鲁迅最后的独白“就算你长在我肉里,我也要挣脱你……烧掉你……哪怕烧掉我自己!”达到第二个小高峰。
音乐起,风声起,风景变得美好起来。节奏变得平稳而舒缓,在轻松的幕间曲下,鲁迅和学生许广平的爱恋让人心动、沉醉。
瘦子和胖子呼叫鲁迅先生的声音响起,鲁迅与革命的部分随之展开。这部分体现了鲁迅由最初支持左翼到和左翼闹得不愉快的心路历程。因此,最初节奏较快,且伴着昂扬的进行曲。到鲁迅发现威严的中年人抹杀个体人的价值、和胡适论证时,节奏快速加快,从而更好地将鲁迅内心的矛盾外化。抗日开始,威严的青年人忘记了牺牲者,而鲁迅却依然记得那些死得凄凉的青年。此处节奏减缓,鲁迅脑海中浮现的青年的遗体被劳工埋起的冷漠场景、鲁迅与黑衣青年的对话两处用较缓的节奏体现了鲁迅对为革命牺牲却被遗忘的青年的怜惜与自己作为一个引导者的自责。最后,褴褛的群众成为了狼,鲁迅独白不后悔曾和他们在一起,因为不愿背叛他们的眼泪。独白处节奏加快,体现鲁迅对众生的爱与热。
最后一部分是天堂对鲁迅的膜拜。节奏平稳有增,直至最后鲁迅对青年说的最后一段独白节奏迅速加快,最后随着鲁迅终于掀翻了椅子达到全剧的最高潮。
达到高潮后,剧情回到现实,全剧节奏陡然下降,直至最后在两个左翼青年的惊叹中渐渐停止。

四、重要效果点分析
我认为大先生全剧共有三个最主要的效果点:鲁迅拼命挣脱椅子、鲁迅用血绳拼命保护他人、鲁迅每部分最后的长段独白。
椅子,是贯穿全剧的线索,鲁迅一直想要摆脱它却因为自己自身的矛盾思想一直无法摆脱它,最后,因看到走了样的天堂而失望的鲁迅认识到可以“捧住别人的眼泪,但不可以为它牺牲自由。可以掀翻罪恶的椅子,但不可以寻找新的借口再爬上去”,终于摆脱了了椅子的束缚。演员需要在挣脱椅子的动作上下功夫,把握好四处想挣脱椅子的导火索的不同。结合上文剧情所处四处语音相同,情感不尽相同的“就算长在肉里……也要……挣脱你……烧掉你……哪怕烧掉……我自己……”。
血绳,是鲁迅对人们关心与爱的象征。在剧中,在鲁迅用血划定王国里,人们都能感到暖和、安慰……鲁迅的扮演者应将自己体会的鲁迅精神融汇在所有与血绳有关的动作上;扮演周作人的演员应注意表演时对血绳态度的转变;滚骨环的人可以着力于对血绳的厌恶和想要将它割断的强烈欲望的表现,以突出所饰演的官僚的迂腐习气与压迫欲望。
鲁迅的大段独白,是剧中直接表达鲁迅思想的重要部分。演员在排练期间,应该做到的不仅是熟读且背诵台词,更应该深入了解鲁迅生平,深入鲁迅的精神世界,知道他关于爱与自由的矛盾,同时通读作者的创作历程记述,以此更好地演绎该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