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斯人已逝,余香幽远

斯人已逝,余香幽远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朱彦龙   时间:2017-08-31    阅读: 次   


斯人已逝,余香幽远
/朱彦龙
“斯人已逝,余香幽远”,轻轻地,他走了,走在生命的路上,走在当前的路上,一直走向未来的路。一路播撒爱的种子,一路踏着情的荆棘,莺飞燕舞,鸟语花香,沁人心脾。他们流过痛苦的泪,他们品过博爱的笑。纵有过痛苦,也从不现悲凉。他们走了,我们虽未同处一个时代,未曾顶着同一片天,未曾脚踏同一块地,但是,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广博与深邃。那些时代的力量,让人远离凄冷与沉闷。
苏轼,一个震撼人心灵的诗人,他的词或空旷,或雄放,或凝重,或空灵,可抵达人的内心深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披一身蓑衣任海湖中平度终生,老来时,回首一生风雨潇潇,何必管他风雨还是晴呢,飘摇一生自由自在,何必为那庙堂之高,而徒累身心呢,长夜漫漫,多么的心旷神怡,悠然自得啊,轻轻地竹杖,绿绿的芒鞋,淋湿的衣裳,从容洒脱,悠然超俗,让人心动,碧水泛清波。
他身上有一股道德的力量,从一开始,就赋予了这种力量,他能狂妄,也能庄重,我们看到了他的内心,有喜悦,有悲情,有梦幻的迷离,也有顺服的理智。人生百味啊,官场纷扰,正义之士,无暇美玉,也只能孤芳自赏,“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洒脱,超俗,这就是他给我们的,洁净,透明。
你所热爱的地方,罗浮山下,你静静的躺在被阳光照暖的身下大地,有泥土的芳香,有草长莺飞,于是,你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时,一个胆怯的、畏惧的的人没有了,一个勇敢的、无畏的人出现了。    
一位老者,在落英缤纷的桃源深处,用人生舞着一曲淡薄,却在进退间遗留万世芬芳,望着家徒四壁,望着沧桑的妻子,看着可怜的儿子,奔向仕途,然而官场昏暗,酒肉糜烂,于是,满怀厌恶,脚踏归途,十里桃花。
满园的春色啊,倦飞知返的鸟啊,涓涓细流的泉啊,还是故乡的田园,还是故乡的山水,缓步迈着,那是悠然的旋律,万世的芬芳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白发苍苍的老者,就此绝了世俗,隐了田园,以山为钵,以水为酒,返璞归真,一生饮尽。历史的诗坛啊,多少次的风起云涌,雨疏风骤。蓦然回首时,却能看到这样的一位老人,他舞蹈着,那是一曲淡薄吧,他踩踏着,那是十里桃花吧,万世芬芳的桃花。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暖暖的春风吹动着书页哗哗作响,烟柳朦胧中,他缓缓走过历史的尘埃,向着我们走来。手里的《红楼梦》,这是一本书吗?不是的,这是生命,充满血泪,有着灵魂,深邃的灵魂。
曹雪芹,这个没落的贵族啊,幼时的一切啊,华丽的衣服,美丽的侍女,香喷喷的胭脂啊,都不在了。难免要借酒浇愁,就在那微醺之间,洋洋洒洒,恣意汪洋,豪情万丈,就是这样的,生命力充满了血泪,充满了孤凄与哀愁,他掉进万丈深渊,一直沉下去,从未停止过。
他的脸庞,是瘦削的,棱角分明,透着刚毅,他的一件长衫,是朴素的,灰白素朴,透着直率。这是一员猛将,割破了无数国人麻木灵魂的猛将,用思想的剑,毛笔的枪,一声震天响,吓得敌人惶惶不安,没错,他们害怕了,他们惊慌了,它们像疯了的狗,更猛的扑向他,他依旧站在那风口,任他风霜冰雪,他,就是鲁迅。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从这句话中,我仿佛透过了时光,看到了鲁迅,那个一百年前的人,他孤独的站在那里,正在努力的做一个孤臣,他正为着猛批他的人,从被鲜血浸透的泥土里,挖开一条缝隙,给他们以呼吸 。
他是黑暗中的明亮的光啊,在那“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的世界里,铮铮傲骨的他,以一种独特的姿态,审视着这个世界,他恨呐、他怒啊,用那烈酒的文字啊,浇醒睡着的人啊。
浊夜里的一丝亮光啊,他在指引着后来人的路啊,他谆谆教诲,询问苍天啊,止不住的伤怀他奔走呐喊,“救救,救救中国!”
斯人已逝,余香幽远。“斯人”赶在前路上,依旧引着我们向前走,留下的“余香”伴着我们成长。用余香品味这一切吧,这里面的是情怀,是历史,是人生百态,是独有的芬芳。
(作者单位:莱芜市莱城区凤城高级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