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摩卡娱乐官方网站 > 杨勇:新古意(十一首)

杨勇:新古意(十一首)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杨勇   时间:2017-09-10    阅读: 次   


月华清
 
推窗,小庭的月光疑似峭崖,从幽深的竹林里壁立,
偶有锤炼的虫吟,响彻地攀爬。千江有水波澜不惊,
举头时才看见一个真身,孤家寡人于自己的永恒里。
白日被书写的稿纸田畴般茂盛,有人在写作里黑着。
 
    花意间
 
要一个新春还是晚秋,竹篱间的牵牛有些纠葛,
不过她还是绕了几个弯子,轻佻地取道于盛夏。
她开始让自己喧嚣起来,边试百褶裙边吹喇叭,
细雨相和得有些低调,几只断魂的蝴蝶空逗留。
 
                                西地锦
 
东方不亮西方亮,追逐光阴看来不急迫了!
索性东篱摘豆西地采菊,又欢喜虚度一天。
正是夜露沾衣时,皎月随幽暗的群山移转,
绝尘三十里,林间的虫吟嘹亮得自鸣得意。
 
                         相见欢
 
对着影子把酒,就像月亮对着花朵低语,
高深莫测的孤单多于浮生梦与梦的邂逅。
骑青牛的出了函谷关,讲经的周游列国,
天涯芳草萋萋,古道边长亭空余相见欢。
 
                                凤凰间
 
西山落日时东海月涌。两只背道而飞的大鸟,
阴阳两隔,一个炽热爱着一个幽冷,求不得
的凤求凰,传说里求得。现实版的一双孔雀,
守着变老的爱情,一天一世俗,一天一涅槃。
 
                                水云游
 
低调的水静坐,洞见了本心的清澈。恰如它,
向最深渊里奔涌时开阔的浑浊。有时在绝境,
滚滚红尘的龟裂处,会看见高高的蒸腾云朵,
一个心无所著的行脚僧,高与低都曾是自己。
 
                                  垂老别
 
闲坐,说玄宗。天天,几个落叶老太。
追随萧疏游走,板凳,僵化于公园中。
 
坐久了,以为是泥塑,放过了深秋。
尚余个彼此初冬,白发边寥落边雪崩。
 
说,说说河流,说说斑驳,说说灰烬。
黄昏后,落日崩盘,白练的月光空荡荡。
 
                    山  行
 
狂奔的花朵从一株树跃至另一株树上,
东山的朝霞熄灭后西山的晚霞又燃起。
 
几个回合的春风在崎岖里也连绵不绝,
哪里都有微醺,索性顺应了峭崖时势。
 
高低起伏里览胜,一任满眼山重水复,
渐悟来去自如的秘密,竟也平步青云。
 
                念奴娇
 
草木和声色包着她的青乳房,
无人时自怜,用一线山泉做琴弦。
 
有时,我从她那里借家什:
落花,落叶,风云,木书桌。
书生气也是气,文字指点江山,
比肩如蓝,隐约于她的雾气里。
 
采石机轰鸣,最近她的麻烦:
资本,图纸,彩旗,一座小坟茔。
 
推窗和不推窗,自然和不自然,
新交的开发屏障,抬头却会看见。
 
                      山居秋暝
 
伪装成秋色的蚱蜢和秋风一样迫不及待,
不是跳,而是逃,沿着一野一野黄稻浪。
三两株雏菊倒是淡定,盛妆后兀自焚香。
河水越清越远,压缩着地平线白头的人。
入夜降下晚霜,留守的铁镰锈迹里低吟。
       
                         杂  诗
 
犬吠另有隐情,隔一段秋水也了无踪影。
枯草却没腰,横空摇晃着老松和茅草屋。
 
峭壁仍旧峭立,沾连几朵慢条斯理的云。
有时云雾里它们纠结,互换天地和流年。
 
山路终于露出底细,迤逦后攀上天梯,
低头荒林,抬头雁阵,原来还在晚秋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