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摩卡娱乐官方网站 > 姜桦:开满鲜花的草原(组诗)

姜桦:开满鲜花的草原(组诗)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姜桦   时间:2017-09-10    阅读: 次   


        草原上的野花
 
做一朵草原上的野花 
比太阳矮那么一点点
比月亮和星星高那么一点点
 
做一朵草原上的野花
出门,比马驹早那么一点点
回家,比羊群迟那么一点点
 
半路上,我和亮晶晶的雨水擦肩而过
那片低凹的山谷、那些深埋露水的虫鸣
和足迹,恰是鲜花开得最茂盛的地方
 
做一朵草原上的野花
不问季节,不问颜色
不故作姿态,不留下姓名
不轻易开口,但不会寂寞
那些鸟儿、蜜蜂、云彩、河流
那吹动于无边旷野的自由的风
 
更多的时候,我愿意
做一朵小小的草原上的野花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生长、盛开
再一点一点说出深藏心底的秘密
一个理想如此粗糙又细致
一个生命如此卑微又热烈
 
         更  早
 
草原比我更早感觉
到了生命走散的气息
在山坡,一朵花儿死了
在湖边,一只野鸟死了
在草地,一匹老马死了
远行的路上,一头将死的骆驼
倾斜下低垂的驼峰
 
留下蓝莓,倒映天边落日
留下雨水,安抚更大的山坡
留下一个人,他孤独瘦削的背影
那一轮月亮、一座寂寞的空城
抬起头,一只鹰隼死了
群峰之上,天空明亮
 
草原总是能够比我更早
感受到生命走散的气息
默默守护这低垂的旷野
一路撒下干净的玫瑰花种子
无边的草原,它从不说出
内心的绝望和死亡的忧伤
 
         花  开
 
很多时候,远方,仅仅
适合于——想念。呢喃中
和草原互致早安、午安和晚安
任何梦境,都有一个合适的进口
 
风吹动起长发
吹响寂寞的白桦树林
慈悲美善,一场爱与生俱来
你麦色的前额,写满一个人的宿命
 
当我走近,并且融入——
在星星最稀少的地方
你感觉白日的光亮,在草色
最浅的地方,我,等来一场花开
 
        饮水者
 
黄昏,大风吹不动草场——
龙一般的云彩,谁在搬运?
堵住那木刻楞的缝隙的
不仅仅只是新鲜的苔藓
 
所有牛头和羊头都低了下去
一起埋进河边的一片水草里
绑着马头的琴声明显明亮起来
仅仅为了衬托出七月的草原
那一大片青翠,碧绿
 
夜晚,漫天星光,一直
逶迤到草地再漫到衣领上
流星曳过,当我转身、离开
内心,留下一段巨大的空白
 
能够养育牲畜的河流总是干净的
水边,一匹枣红马打出一个响鼻
月光下,马嚼夜草的声音,如此清晰
人到中年必有虚妄
 
人到中年必有虚妄
一个人,端坐在午后的阳光里
怀抱一把老旧的老吉他
反复唱着支离破碎的生活
 
多少次,在一段看似
无关的文字里和一个人相逢
窗外的山坡上野花开遍
巨大的风声里,有人谈情说爱
 
早已消失的乡村。萤火虫
提灯的童年。两只鸟飞进树林
带走金黄的谷粒和食物
大河湾,阳光压断的红高粱
爱情蓬勃,散发着野性
 
人到中年必有虚妄
虚妄到无所适从、无所事事
最终又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计
哦,接下来,所有好时光,都将消逝
 
蝉鸣流水。时辰已过午后!
枝头树叶翻卷、风声愈显窘迫
站在山坡,眺望一个人渐渐远去的背影
一边流泪,一边写下那哀伤绝望之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