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摩卡娱乐在线 > 去石色而复见玉 淡为水后重为人

去石色而复见玉 淡为水后重为人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齐瀚宇   时间:2017-07-31    阅读: 次   


去石色而复见玉 淡为水后重为人
文/齐瀚宇
西域有山,其名昆仑。山有灵石,机缘巧合落入和田河中,冲刷碰撞,化而为玉。山下多玉匠,古往今来,丰水期摩拳擦掌,枯水期都涌向河床。为寻找灵石美玉,玉匠们多勾心斗角,或强取豪夺,功名利益争端不息,其中亦有随遇而安,清心寡欲君子之流。人才辈出,枭雄并起,人间百态在这山下竟应有尽有,有小人得志,有好汉落难,有君子名仕,有悍匪响马。水涨潮落,沧海桑田。巍峨昆仑,万世不变。这一山一河,默默的尽览哀乐兴衰,看遍古今人品。
 
如何待人,如何为己是人们永远也无法统一的观念问题,不过我崇尚“上善若水”。我愿意成为一方之水纯净澄澈。我希望在与人交往时,所见即所得。善淫巧者爱加粉饰,最终化而为泥。  为水者有力量。当我见到鲁迅时,我看到一个完全由正义垒起的为水者:当我看到冰心时,我看到一个流淌着爱意的为水者;当我看到泰戈尔时,我看到了一个思虑深邃又澄澈的为水者。秦桧弄权一世,巧夺圣听,终塑其像以跪谢罪,留得骂名千古。和珅富可敌国,滥收油水,最终老主驾崩,被赐白绫自缢而死。当他们手捧白绫时,是否也能意识自己灵魂的污浊泥泞,又是否骤然惊羡似水一般高尚的灵魂?可笑可怜,为泥者,又能掀起什么波澜?只是成为后世茶余饭后的趣谈,贻笑于大方之家罢了。
如何立人,如何立事也是人们各执一说的意志分歧。不过我愿经过千锤百打,化而为玉。我愿成为一块美玉,质纯贵重。我希望与人做事时,选择即永久。为玉者的行为,必去厚重外壳,千百推敲,方显真我。不保留岁月打磨的圆滑石壳,展现的是一览无余的人格魅力。
达摩祖师面壁九载,静心诚意以去其华。庄子自在逍遥无所恃,平心断欲以正其心。鸡蛋粉饰其表,圆滑其心。虽然在交际的菜筐中八面玲珑,但一见了推敲的“油锅”,其活腻、多变的心只能在拷问之下倍受煎熬,美也变了丑。当东施的媚态被定义为丑时,不知她脸上是否会挂着羞愧之情?当赵括自吹自擂却落得大败时,他是否也会因自己只为掩人耳目纸上谈兵而颜面扫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为人,立事,非记问之学,静心诚意,本真乃现。
人生如镜,擦亮自己才能看懂别人。灵魂澄澈之后,俯视自己的生活,眼见周遭众生大多圆滑善变,八面玲珑。我们在被事业填充、被溺爱填充的生活中,被市井气感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离水的“上善”,离玉的“纯质”,是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了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渐渐生疏了回家后真诚地给母亲的拥抱,却学会了曳步低头,退避疾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渐渐忘记了在烟花闪耀时高呼欢喜惊讶,却学会了故作镇定的“一般一般”。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渐渐忘记了勇敢站出大胆质疑,而是学会了应声附和,违心隐忍,以图自保。人生在世,知识阅历越积累越厚重,而本真应该越磨砺越透彻清晰。在生活的舞台,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只有当你所扮演的角色露出了破绽时,你才会看到原来的自己。
又是一年潮涨潮落,手捧璞玉时,你是否只觉干涩冰冷,不解其奥秘?你能否体会到他与你志向的一致、灵魂深处的共鸣?山有灵石,水中幻化。只有谦和的玉匠,雕出的作品才温润可爱,人性本善,岂能随波逐流,任其凋零破碎?是非功过,不能逞一时之快意,后世自有对是非公正的评判。
我愿为水,我愿经历沧海桑田仍循环往复不改本质。我愿为玉,我愿意历经狂风暴雨风仍玉暖生烟等待与正心诚意的相见。去石色而复见玉,淡为水后重为人。
(作者单位:哈工大附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