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一次婚宴的酸味

一次婚宴的酸味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张振玉   时间:2017-07-11    阅读: 次   


一次婚宴的酸味
 
文/张振玉
 
 
在一次婚宴上,他俩和他俩坐了一桌。开始心里很紧张的,慢慢就放松了。心中不乏有种庆幸感,和城里人坐一桌,多少沾点贵气吧,巧不巧能拣点好事。
 
人家是开着豪华奔驰来的,在婚礼上一现身,真如鹤立鸡群一般,特别的耀眼。说起来,两人是两桥家,他俩的妻子是堂姐妹,可两家就像隔着一重天,一边是城里人,一边是乡巴佬。
 
看人家穿金戴银财大气粗,看自己灰头土脸浑身乡巴佬的土气味,拿烟的手指微微发颤,端酒杯的手指微微发抖。
 
您——您来了哪,这婚礼有了你们,光彩多了。他半开玩笑的率先与人搭讪。
 
他似乎愣了一愣,然后微微笑了,双目直视着他说:“哪里的话?我挺一般的,你客气了啊!”
 
他顿一顿斜觑着他问。你干点啥?
 
 
 
心微微发颤。
 
有门,看样子能拉上关系,村上有许多靠城里亲戚发迹的
 
我.我没得干,跟人出大力呗。
 
奥!是你,我想起来了,我岳父早就提过你,说你是把干活的好手,他说过让我帮你一把的。他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那边,老公司门口正好有几间商铺。上户租家想去外地做大买卖。我想让你干,怎样?
 
 
 
唉,听说二妹做过厨师?有证吗?那地势搞餐饮业最合适了,好多人争都争不着。
 
他眯缝着眼睛,满脸堆笑,歪头瞅着他,一幅亲亲热热的样子。
 
怎么着,既然见面了,又坐了一桌,那就是缘分啊!我这个做姐夫的,也算摆摆做姐夫的样子吧。
 
那,我得回家......话说了半截,觉的妻子用手碰了自己的胳膊一下。
 
呃......行.行......
 
他们夫妻还真把那事当真事了,回家后做了好几晚上的好梦,梦见自己成了城里人。那件事真像天上掉下的好事,今儿算是遇上贵人了。那城里的商铺,一般都是与主家有不一般关系的,小舅子啦.小二小三啦……否则就得靠钱搋,就目前他俩的情况,那是根本连边都摸不着的。以后,再也不用抛家舍业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了。今后还可能多多挣钱,像滚雪球一样,钱越挣越多,买房买车,去城里住,做城里人。
 
夫妻俩徜徉在美好的梦想里。
 
回家后,半个多月过去了,城里头一点音信都没有。
 
两个人就商议了,那事什么事啊,咱自己的事,咱求人的事,那种事情总不能让别人求着咱。俩人就买好礼物去看堂姐姐。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那件事我说是去给你说的,一直没空。你看你姐吧,成天忙她的化妆品店。
 
他半眯着眼睛一路埋怨着说。他的头发很靓,刚打的发油,新理得偏分头。他看上去油头粉面的。
 
 
 
那,我得准备些钱吧。
 
哎,谈钱,谈钱咱不就远了,可是一点不收也不好,你会觉得不好意思,这样吧,你先准备一万块钱。
 
行.行.行。点头如鸡啄米。
 
回家的路上,觉得高兴,可又忽然心里有点拿不定主意。手里,这几年刚刚积攒了一万块钱,准备做点小生意。
 
一百张百元大钞,用银行专用封条包扎着的结结实实,一把甩出去了。
 
拿钥匙的时候,风云突变。
 
那商铺,人家转租了。怎么着?他说他转租给他小舅子了,我去问,人家死活不让我租别人。
 
奥,还有,你的那钱,都让我喝酒了。
 
这时候,他妻子走上来埋怨丈夫。就知道喝,就知道喝,一天不喝就得死,把亲戚朋友都得罪尽了啊。
 
说着,掏出手绢拭眼睛。
 
堂姐哭着出去了
 
 
 
 
 
让茶.让烟,挺客气的,胡聊了几句,推说有事要出去。
 
 
他们并排走到大门口,又强调似的说了一句
那个事吧?我想着就是了,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你们弄到城里来。
 
他像刚喝了酒,说这句话的时候,舌根子稍微有点发硬。
 
 
 
走出两步远了小声咕哝了句,仨钱的不和俩钱的打交道,他听出来他那话是故意让他听见的。
 
 
 
他听明白了,自己那积攒好几年的一万多元钱没了。
 
 
 
 
 
一天,岳父岳母来家了.
 
岳父递给他一沓钱,一百张红崭崭的百元大钞一张不少。岳父悄悄告诉他,钱,人家还回来了,也递过话来了,他说他不喜欢穷亲戚,今后离他们远一点。人还说,他在城里住惯了,身边都是有资格的人,她不愿意和低层面的人聊天,不是看亲戚的脸,那钱就不给了,作为精神损失赔偿。
 
 
 
你是赶着和他聊天了。岳父小心翼翼地问。
 
他惭愧的低下脑袋,怯怯的点了点头。
 
那王八羔子太不是人,今后见了面可要防着点。岳父和蔼的提醒他。
 
你也别把那事当个事,咱乡下人怎么了,咱乡下人不偷不摸性子直没歪心眼,比他强。他听出来岳父是在安慰自己。
 
(作者单位:费县工业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