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征 服

征 服

摩卡娱乐平台   作者:段家贵   时间:2017-07-20    阅读: 次   


征  服
文/段家贵
高大有力、自幼练拳的熊武带着两个伙计做工回家,刚走到村口就被一群日本兵和伪军围住了。三八式步枪上白晃晃的刺刀,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其中一个带头的是西村头的张麻子,早年在军阀部队里当过兵,现在入了皇协军,是个小队长。鬼子们个个咧着嘴、龇着牙,吚哩哇啦的不知说些什么。熊武愣了一下,然后目光环顾四周,估计没有逃出的可能,便静下心来站着不动,任凭事态发展。两个伙计好似即将干涸池塘里的魚,慌慌忙忙四处蹿。往东逃,刚跑出几步,随着子弹上膛的声音,几支枪口就对准了他们,再往西,同样如此。他俩退了一步,鬼子似乎约好了,“跨”一声,整齐迈出一大步,刺刀几乎顶住了他俩的衣服。鬼子仗着人多,一时不想杀死他们,就象猫捉住老鼠,一下不咬死,松开又逮住,逮住又松开,慢慢把玩。两人慌忙中又往南。南边的鬼子站着不动,他们正要蹿过时,鬼子把手一伸,刺刀“啪”一声成交叉形架在他们面前。强烈的求生欲望之下,两个人又往北。北边的鬼子拄着三八大盖站成一排,在他俩与鬼子相距几步时,十几个鬼子张开血盆大口同时发出如狼、如虎、如鬼般豪叫。旷野震动,山谷回声,毛骨悚然。老实巴交,泥土里刨食的俩人哪见过这场面,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大声说道:太君,太君,我们是良民,我们是良民啊!
鬼子们围了过来,把他们三人圈在当中。佩军刀的日军中尉队长向旁边的张麻子使了个眼神,张麻子走到熊武面前大声吼道:你也一样,给老子跪下!熊武哪肯跪,还叉开双腿扎稳了马步,双臂抱拳,眼神中充满了愤怒。日本中尉恼了,绕到熊武身后,朝熊武的腿腘就是一脚。熊武虽然自幼练武,还是吃不住这突然的一揣,脚一软,跪了下去;但腿上装了弹簧似的,立马又站了起来。中尉歇嘶抵里,用日语大骂了几句。只见日本兵们一拥而上,合力将其撂倒,绑了起来,一起押了回去。
原来,鬼子要他们当皇协军,熊武怒到:俺是中国人怎能当汉奸?两伙计也壮着胆子附和说:皇军,我们上有老,下有小,得靠我们养活哩,不能当兵。
一阵拳打、皮抽之后,俩伙计吓破了胆,如捣蒜般的磕头:愿为皇军效力,愿意加入皇协军。熊武咬紧牙关任凭鬼子和伪军抽打,就是不说话。打累了,张麻子临走时道:统统必须当皇协军,一个不当,三个一起枪毙。然后把他们扔进囚房关了起来。
晚上,俩伙计不停地劝熊武。熊武怒道:“当二鬼子?我还想临死前先弄死他们几个垫背呢。",俩伙计吓得浑身打颤,颠三倒四、反反复复的说道:“武哥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武哥呀,俗话讲,退一步,进两步呢!”,“君子不吃眼前亏!”,“傻子才一条路走到黑!”,“咱能伸能屈才能做人上人不是!”,“家里人可都眼巴巴盼我们活着回去啊!”,“武哥,你不怕死,可我俩还不想死,你总不能连累我们,让我俩也跟着你去死啊!”……熊武大吼一声,“放你娘的狗屁,再乱说我掐死你们!”,两人愣在那里,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联想到明天的下场,竟不由得抽泣了起来。
次日一早,张麻子昂首挺胸,皮鞋擦得锃亮,踱步来到囚房。指着熊武,“想清楚了吗?好好想清楚喽,愿意跟我干的就去换衣服”,拍拍腰间的手枪。“这年头,想吃香的,喝辣的,得靠这个。再说有日本人撑腰你怕什么嘛”。
两伙计可怜巴巴连连叫着“武哥!”,“武哥!”“武哥!”。熊武没有搭理他们,对张麻子说:俺想清楚了,你过来,我告诉你答案。张麻子耀武扬威,边走边有模有样的说到:加入皇协军,实为曲线之救国。说完刚走到牢门附近。熊武右手突然出拳,穿过栅栏间隙,快如闪电,力抵千斤,把那张麻子打了个仰翻在地。啐了一口,说到:狗汉奸!只见张麻子爬起来拨出手枪,枪机一拉对着熊武说:熊老三,你他妈活得不耐烦了,看老子毙了你!熊武把衣服一掀,露出毛茸茸胸膛说:来呀!狗娘养的才皱一下眉!张麻子一脸鼻血,边退边说:好好好!你有种!你有种!等一会我就要你哭!熊武扬起头发出爽朗、长啸般笑声。房屋似有震动;俩伙计肝胆欲裂;小队长毛骨悚然,掉转头,鬼撵似的跑了。
刷刷刷刷刷……数十双皮鞋同时撞击地面发出的雷鸣样响声由远及近,一会就到了牢门口。两列队伍:一列是鬼子,一列是皇协军。张队长脸上的血已洗净,又恢复了耀武扬威的派头,高声大叫,指挥手下的人打开牢门,头一甩说:熊武,送你们上路了,带着你的两位兄弟走吧,该是你哭的时候了。
熊武想,反正是死,要死也要死出个英雄样来。三个人都被反手捆住,熊武昂首挺胸,正如他的名字,刷刷刷走出一路威风。俩伙计吓得无法站立,几乎昏死,每人由两个伪军架着走在熊武身后。两列队伍,一列在左,一列在右,把他们夹在中间向刑场而去。
刑场在村口的古银杏树下。熊武转过身来,面带微笑,眼睛里不看鬼子,不看伪军,只看头顶的苍天,苍天下的青山绿水。他想这蔚蓝的天空,天空下的青山绿水,是咱中国人的,小日本再凶,再狂,总有一天会被中国人打得滚回去东洋去。一旁的俩伙计早已说不出话,架着他俩的伪军一松手就瘫在了地上,又提起,一松手又软了下去。伪军们无法,最后用绳子一头捆住他俩手,一头捆在头顶的树枝上才使他俩没法倒下。
伪军们站成一排,刷的一声一起举枪瞄准。张队长瞪着眼珠子、扯着嗓门喊道:预备,放!十几条枪瞬间扣动扳机,啪啪啪啪啪……子弹射穿了人体打在硕大的树干上,金黄色的树叶嗖嗖的往下落。
俩伙计身体打成了筛子,脑袋也削去了几块,而熊武岿然不动,傲视着眼前的群兽。鬼子、伪军们端着枪围了上来。原来,日本中尉事先已经交待不准向熊武开枪,他想:不怕这支那小子硬,拉到刑场上就要你尿裤子,枪声一响就要你吓破胆,瘫地上。看到熊武仍是顶天立地站着,没有一丝惧怕,他几乎眼眶都要眦裂了。从中国摩卡杀到南方,不知有多少人在他面前求饶,在他刀下掉头,而像熊武这样的死硬汉子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中尉在国内也是习过武的,一个跨步到熊武面前就是当胸一拳。熊武眼冒金星,天旋地转,硬是挺住没有倒下。又是一拳击来,这一拳更重,熊武后退了一步,胸口钻心般的疼。再一拳打来,熊武感到天昏地暗,连连退了三大步,胸腔里翻江倒海,嘴巴里也有了血的腥味。但他仍是坚持住没有倒下。恼羞成怒的中尉后退一步,拨出长刀高高举起:咿呀!……熊武迎着中尉跨一大步,头抬起正对着闪着寒光杀了不知多少中国人的军刀。
最终,刀停在了他的头顶之上,中尉缓缓把刀插进了刀鞘。转身叫人给熊武松绑。
熊武转过身子。一股一股鲜血由胸腔往嘴巴涌,他忍住,使劲往下咽,高昂着头,背朝着身后的这群野兽,坚定、大步往回走。他明白鬼子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使出浑身劲也不让自己倒下,让小鬼子看看中国人是怎样不屈不挠的。
这头的日军中尉接过一支步枪,瞄着已走去几十米远的熊武的背心,手在慢慢抠向扳机。熊武知道枪口正瞄准着他,他想不能自己先倒下,决不能自己倒下。中尉的眼睛和枪口死死地盯着熊武的后背。手指在扳机上继续往下压,一点一点的。四周没有一个人说话,仿佛时间停滞了,仿佛呼吸停止了,屏着声,都希望听到“呯”的一声,熊武应声倒地。
…….
枪声并没有响起。
中尉把抢丢在地上,“我是英雄,但他也是英雄,支那人的英雄。他与帝国皇军作对,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但是,我更佩服英雄”……
熊武摇晃着转过身子。看着远去的鬼子和伪军的背影,看着远去的膏药旗,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胜利者一般,接着喷出一口鲜血,仰面“轰”一声倒了下去……
 作者简介:段家贵(1957.4-),1976-1982年在部队服役,担任文书职务,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复员后回乡务农,十年前因病卧床至今,2015年开始文学创作,以文学艺术作为精神追求。
 

发表评论